奥巴马 监控飞行员健康引关注

时间:17/06/13 来源:http://www.paramm.com 作者:太阳城管理

  美国总统奥巴马近日掀起新一轮控枪宣传战斗。继5日在白宫召开新闻发布会声泪俱下地痛陈美国枪支暴力顽疾后,奥巴马1月8日在《纽约时报》发表长文,呼吁所有美国民众参与控枪,以解放黑奴般的决心投入控枪持久战。

  奥巴马在文章中称,近年来,枪支已经成为美国公民生命健康的最主要威胁。每年都有超过3万美国人死于枪击,更有无数人因枪支犯罪失去亲人。

  德国检察官上月30日证实,德国之翼航空公司涉嫌蓄意坠机的副驾驶安德烈亚斯·卢比茨多年前曾被诊断有自杀倾向并长期接受精神治疗。

  这则颇为惊人的消息不免引人发问:一个想寻死的人如何成为一名商业航班飞行员,肩头还扛着上百名乘客的生命安危?航空管理部门和航空公司在遴选飞行员和监控其健康状况方面究竟有没有疏漏?

  奥巴马认为枪支犯罪已经成为美国面临的全国性危机,国家和公民都需要做出努力应对枪支犯罪,保护枪击事件中无辜的死伤者。奥巴马同时坦言,在现阶段,美国减少枪支犯罪并非易事,甚至进行普通的枪支改革也不是其本人任期内可以完成的。

  1月5日,奥巴马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一系列控枪举措,以期望通过行政手段遏制美国频发的枪支暴力犯罪,并敦促美国国会在控枪问题上有所作为。当天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奥巴马痛陈美国枪支暴力犯罪顽疾时一度落泪。

  他提出的措施包括加大力度调查每一名枪支购买者的背景。同时,投入更多资金到精神病治疗领域,并提高枪支安全性。他表示,虽然这些措施不会百分百制止枪支犯罪,但是这些措施哪怕令一个生命幸免于难就是值得的。

  奥巴马认为普通市民、持枪者,甚至枪支制造商都应在枪支改革中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如市民应在选举投票中尽量选择支持控枪的候选人,以推动美国的枪支改革。而枪支制造商则应对枪支进行简单改进,加入儿童安全装置,确保孩子无法持枪射击,造成误伤。而现状是,由于枪支团体的游说,产品安全专家很难要求枪支生产商对枪支进行最基本的安全改进。

  想过死

  德国之翼航空公司4U9525航班3月24日在法国东南部阿尔卑斯山脉坠毁后,有关副驾驶卢比茨身心健康状况异常的消息不断见诸报端。德国西部城市杜塞尔多夫的检察官30日发表声明,证实卢比茨在取得飞行员驾驶执照前曾想过“自我了结”。

  “这名副驾驶……多年前因显露自杀倾向而长期接受精神治疗,”声明写道,但近些年,他在看医生的过程中没有表现出任何自杀或攻击他人的倾向。

  检方发言人拉尔夫·赫伦布吕克说,他们搜查了卢比茨位于蒙塔鲍尔镇的父母家及其在杜塞尔多夫的公寓,走访了他的亲朋好友,尚未发现任何能够表明卢比茨生前曾谋划蓄意坠机的证据。

  “无论是他的个人生活还是职业生涯,(我们)都没有发现引人注意的特别之处,”声明说,“进而解释他可能存在的动机。”

  空难发生后,卢比茨接连被曝出可能罹患抑郁症并饱受眼疾困扰。一些调查人员猜测,视网膜脱落、与女友分手等多重内外因素叠加,可能导致卢比茨不堪承受压力而情绪失控,最终酿成蓄意驾机撞山的悲剧。

  调查人员先前曾在卢比茨寓所发现多张撕碎的病假条。对此,检方发言人赫伦布吕克没有说明他请假的缘由,只强调没有证据显示卢比茨有任何“身体疾病”。

  监管难

  随着有关卢比茨的猛料不断被曝出,德国航空管理部门和德国之翼航空公司也被一步步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受到在飞行员招募和管理过程中把关不严、监管不力等诸多质疑。

  德国之翼航空公司的母公司德国汉莎航空拒绝说明其是否知道卢比茨的精神健康问题,但表示这名年轻的飞行员两年前上岗时通过了所有的医学检查。

  德国航空执业医师协会是专为飞行员实施健康检查的医生组织。这一机构说,标准的医学评估可能无法查出飞行员是否正承受严重精神疾病困扰,这并非医生没有尽到职责,而是这类疾病本身的特殊性会给普通医学检查带来不小的困难。

  美国公民在网上表达的对总统此举的支持。

  奥巴马表示,控枪并非个人的事情,这涉及到每一名美国公民的利益。想起12月17日在枪击事件中为3名女孩挡下子弹的田纳西英雄少年杜布森(Zaevion Dobson),人们不能无动于衷。在面对这样的危机时,美国公民应团结一致,保护自己的同胞。枪支管控不能一夜之间实现,就如黑奴的解放、女性的选举权也是通过无数个日月的抗争得到的。但这些权利的一步步实现正是美国民主的体现,奥巴马呼吁人们为了美国的未来积极发挥自己在控枪中的作用。

  协会负责人汉斯-维尔纳·泰希米勒告诉美联社记者,所有飞行员都必须接受包括心理评估在内的定期医学检查,但这类检查结果取决于受检人是否如实告知医生其自身状况。为应付检查,即便一个精神状态严重不稳定的人也可能刻意掩饰,蒙混过关。

  “你无法看到表象以外的东西,”泰希米勒说,“在欧洲,我们已经开发出一套非常完善的(检查)体系,而且我们中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最理想的体系。即便我们增加更多心理测试或调整检查方式,现状还是难以有所改变。”

http://www.solaraluminum.com/nfYWZF/UJktNm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