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政务微博转型 外交部长王毅应约与日本外相岸田文雄通电话

时间:17/05/17 来源:http://www.paramm.com 作者:皇冠走地

  2015移动政务峰会举行———

  微博上,官方要从“强人政治”转向“常人政治”

  2016年3月14日,外交部长王毅应约与日本外相岸田文雄通电话,就如何改善中日关系交换意见。王毅强调,希望日方切实为两国关系改善作出建设性努力。双方讨论了当前朝鲜半岛核问题,同意安理会第2270号决议应得到全面、完整落实,并在落实决议过程中,探讨恢复通过谈判解决半岛核问题的途径。

  摘要:对于政务微博的转型,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教授提出:“与其说,我们要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摆事实、讲道理上,不如在之前营造一种‘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我们是利益共同体,我们是一个战壕的战友’的氛围,更令网民感同身受。”

  近日,以“新形势,新常态,新思维”为主题的2015移动政务峰会在京举行。《人民日报》在会上发布《2014年政务指数报告》,对国内十多万家党政机构网络政务实际绩效和影响力进行考量。峰会上,来自业内的著名人士为“微博5年特殊贡献奖”“全国十大公务员微博”等20个奖项获奖代表颁奖。

  报告披露,2014年政务微博整体情况是,经过新浪平台认证的政务微博达到130103个,较去年年底增加近3万个。其中,江苏政务微博达到10025个,在所有省份中排名第一。河南、北京排名第二和第三。公务人员微博中,北京以3603个排第一,广东、河南排第二和第三。组委会评选出的20大政务机构微博中,有10个是公安微博;10大基层机构微博中,有7个是公安微博;10大基层公务人员微博中,也有8个来自公安系统。

  报告还披露,2014年是移动与传统PC网民的分水岭,中国手机网民规模已经超过传统PC网民人数,与此同时,网络舆论状态也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这对国内政务新媒体的工作和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

  大V谢幕,中V上场,网民不再那么激动

  “微博的舆论环境正在发生令人欣喜的变化”,微博副总裁葛景栋在发言中指出,“2014年,网民对突发事件和敏感议题的态度趋于冷静,对热议中的事实和观点的诘问多了。”

  首先,传统大V在微博舆论场上的表演少了,他们关注的内容,也从过去聚焦放大时政话题,向多元话题转变。比如,当冰桶挑战来临的时候,微博上200多位明星及其他各界网络名人积极投身参与,仅两周时间,活动的话题阅读量就突破47亿,将渐冻人等罕见病群体带入公众视野。

  其次,精英中V的作用在明显提升,特别是一些在特定领域或地域有相当影响力的行业意见领袖,他们在微博上日渐活跃。

  有分析认为,网络上知识分子意见领袖中,3/4多数的意识形态倾向中立,理性的声音在微博上逐渐占据主流,并且得到网友的认可。比如,“微博助农”就是其中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领域。目前,微博上已经形成了由涉农专家、涉农企业、涉农政务机构和官员、涉农高校、地方媒体等构成的社会化新农人互动互助生态。这些专业中小V的总数已经超过1500个,“微博助农”已经从简单的公益宣传向推动解决“三农问题”、推动安全农产品生产、推动微商扶贫等方向发展。

  甘肃省成县县委书记李祥通过微博平台,将地处欠发达地区的成县核桃一下子传播到大江南北,几乎家喻户晓,仅半个月内就收获了500份订单,众筹30万元,成为当年农产品微营销的最大赢家。而李祥本人,也被网友亲切地称呼为“核桃书记”。

  第三,草根网民更愿意在微博上参与话题热议和公益表达。网友的个人生活炫示,更多转向了微信朋友圈,但微博作为草根网民围观和参与热点话题平台的价值,在不断增强。2014年冬,在南京市委宣传部和新浪江苏联合推出的纪念南京大屠杀遇难者77周年“国家公祭日”纪念活动中,微博上有大量的草根网民积极参与,短短4天时间内,微博上“国家公祭日”话题凝聚了20亿阅读量、40万发帖讨论,130万网民在手机端参与了祭奠。

  葛景栋分析说:“带来舆论场深刻变化的最重要元素,还是政务微博及主流媒体微博的全面进入。这些‘国家队’的活跃程度和影响力不断增强,并在网络舆论场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微博上,官方要从“强人政治”转向“常人政治”

  “我们希望破除粉丝的崇拜。”人民网副总编辑祝华新在演讲中说,他特别强调,衡量一个政务微博的优秀与否,不再是他的粉丝数量多少的问题,而是其“传播力、服务力、互动力”的问题。尽管粉丝是构成传播力的前提,但祝华新说,“我们更注重活跃粉丝和可信粉丝”。他说,“我们希望通过新媒体平台测量和体现我们政务微博为民解忧、办实事的能力,希望将政府机构在移动平台上回应网民的次数,能够纳入考察体系。”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沈阳说,政务微博1.0时代重视“发布”;政务微博2.0时代重视发布之上的“互动”;已经到来的政务微博3.0时代,是“发布+互动+服务”,也就是政务“O2O”时代。

  “开微博的官员多是有情怀的。”沈阳说,当一个敢于面向公众发声的官员,是很不容易的。但在微博上,网民可以和官员随意交流、相互之间@,“官员在微博上也展示了比较千姿百态的一些任性”。

  在政务微博服务方面,沈阳举了一个自己的例子。他说:“北京地铁,这个微博账号我会用的,我找不到路的时候,会使用服务的功能。”在政务微博代表的发言中,“问政银川”政务微博依靠技术途径,实现了给政务微博“打分”。网民在线上办完事情,可以给出“非常满意、满意、基本满意和不满意”的“好评和差评”。“问政银川”的代表说,“触网以后,老百姓跟我们互动最多的,是衣食住行等民生问题”。“触网”之后,几乎所有民生部门开办了微博并入住,银川全市已经拥有522个政务微博组成的微博矩阵。

  那么,如何从深层次上转型升级,做到政务微博3.0时代,服务公众呢?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教授喻国明的主题演讲给政务微博的转型提出了几点建议:

  第一,是我们角色的转型和与这种角色相适应的行为和语言逻辑的转型。他说,传统意义上,在我们的生活中,官方是扮演了一种“强人政治”的角色,现在要向“常人政治”转变。

  第二,是传播重心的转移。他说,过去,我们在进行社会沟通和舆论引导的时候,更大程度上借助于摆事实、讲道理。但现在,仅仅靠“摆事实、讲道理”,政府有时候并不被认同。要达到被认同,要靠讲感情。“与其说,我们要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摆事实、讲道理上,不如在之前营造一种‘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我们是利益共同体,我们是一个战壕的战友’的氛围,更令网民感同身受。”

  第三个转变,是整个影响力模式的转变。那种单兵突进的效果,已经成为过去。“我们必须要有一个系统解决方案”。

  此次评选中,“广东发布”没有获奖,原因是只有一个人在运营。沈阳说:“公众大量的时间消耗在移动端,然而,我们的资源投入不是完全按照一个比例投入的。”

  此外,他还给来自全国各地的政务新媒体工作者一个建议:微博里面,除了时政,还有一块非常活跃的内容是娱乐,而娱乐的主力是90后。所以,我们政务微博应该更多地关注年轻人。(谷新龙 本报记者 桂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