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原第四军副政治委员瞿道文逝世 飞前忌辛辣

时间:17/10/09 来源:http://www.paramm.com 作者:博彩网

   空军原第四军副政治委员瞿道文同志(副兵团职待遇),因病于2月4日在上海逝世,享年96岁。

   瞿道文是四川达县(今达州)人,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他历任宣传员、秘书、特务员、科员等职,参加了川陕苏区反“围剿”等战役战斗,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他历任干事、政治指导员、科员、科长,师保卫部副部长、部长等职,参加了反“扫荡”等战役战斗。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纵队保卫部部长、兵团保卫部部长、华东军区淞沪警备司令部军法处处长等职,参加了东沟、泰安、孟良崮、渡江和解放上海等战役战斗。新中国成立后,他历任华东军区防空军政治部副主任、南京军区防空军政治部主任、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第二主任等职,为部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作出了贡献。

空军某场站,负责驱鸟的猎隼站在猎鹰饲养班班长马文刚的右手上。刘川 摄

空军某场站,驱鸟队的猕猴在树上拆鸟窝以避免飞鸟影响飞行安全。王善君 摄

  8月22日夜间至23日上午,天安门地区及长安街沿线举行了阅兵预演。在这场预演中,近200架飞机组成的10个空中梯队引来众人瞩目,飞机穿过天安门上空的照片在当天刷爆朋友圈。

  在米秒不差的飞行背后,空军阅兵训练的保障工作如何开展?飞行员的饮食有什么讲究?如何保证飞行员的身体状况?防止飞鸟对飞机的影响,空军部队又有哪些新招?

  近日,新京报记者探访空军某场站,通过采访场站相关工作人员,了解空军训练背后的保障工作。

  饮食

  飞高空前不吃芹菜豆类

  据空军某场站工作人员介绍,场站有专门的空勤灶,为空军飞行员提供餐饮服务。

  “空勤灶与地勤灶最明显的区别就是伙食费要高得多,一天49块钱。”该工作人员介绍,空勤灶的伙食按照科学的饮食方案制作,菜肴搭配更加科学合理。

  他们的饮食有何特点?据介绍,首先,食谱要跟飞行任务搭配起来,比如要飞高空课目时,就不能吃产气性食物,例如芹菜、豆制品等。因为这些食物容易产生胃肠胀气,严重的可能导致晕厥。其次,饭菜不能太油腻,也不能太辣,以防对飞行员的肠胃造成损伤,影响正常飞行。

  空勤灶有专门的营养技师,负责膳食的营养搭配。目前有两个营养技师,均持有2级国家营养技师专业证。

  “飞行员的饮食有着更严格的卫生标准,从食品检疫、采购、留样、加工等都有一系列的严格要求。”工作人员说。

  医疗

  一问三查不达标不能飞

  据空军某场站工作人员介绍,飞行员在飞行前,要接受航医的一问三查。该场站目前有3个航医,飞行员平时有什么病,他们都要知道。一问是指问身体情况如何,三查则是查体温、脉搏和血压的情况。如果不符合放飞标准的任何一条,就不能起飞。

  “飞行员每天都要对自己的身体情况进行报告。”该场站工作人员介绍,飞行员每年要到疗养院进行一次大体检,结合以往的病历,对身体状况进行严格把关。平时,飞行员每三个月要进行一次小体检,做血尿便、B超等常规检查。

  警卫

  禁止发烧友在附近拍摄

  空军某场站工作人员介绍,外场24小时都要有人站岗放哨,共有9个哨位,每个哨位都有相关人员轮班值守。

  按照之前的规定,干部每天查哨不少于两次,其中必须有一次查哨是在午夜后进行。阅兵训练开始后,干部查哨增加到一天四次,中午和午夜之后各增加一次查哨。

  工作人员说,场站周围有不少高楼。为了防止有人拍摄场站内尚未解密的战机,场站安排专人进行巡逻。不管是否有飞机在飞行,都有人在外场巡逻。

  场站针对保密工作采取了两方面措施,一是跟当地公安部门取得联系,对可能有意窃取秘密的外企进行防范。二是通过电视台和地方公安对大家进行普及教育,禁止军事发烧友等居民在附近的楼群内进行拍摄。

  除了放哨和巡逻,该场站还与当地特警总队取得联系,并邀请特警总队到场站指导保障人员应急方面的训练。

  同时,他们每天都要清扫两次跑道,主要以机械和人工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清扫,以机械清扫为主,人工清扫把关。

  清扫跑道的机器由两个人操作,一个司机和一个操作员。来回三趟就可以将跑道清扫完毕,耗时大约十分钟。

  在飞行过程中,外场重点位置设有观察员,他们负责观察每一架飞机的飞行路径。如果有东西掉落在地面,就及时通知清扫。

  驱鸟

  一只猕猴每天拆12个鸟窝

  一只突然而至的飞鸟,就可能给飞机带来沉重的灾难。如何驱鸟,是航空界无法回避的难题。在该空军场站,驱鸟队利用猕猴拆鸟窝、猎鹰驱鸟的招数,驱散场站鸟群,为阅兵训练提供保障。

  “咱们这边属于鸟类迁徙地带,机场附近有400多种鸟类,占到全国鸟类数量的三分之一。”驱鸟队队员马俊亮说,由于驱鸟压力特别大,去年4月份开始,驱鸟队抱着试一下的心理,饲养了3只猕猴。

  经过3个月的训练,猕猴很快“上岗”。马俊亮说,训练后的猕猴会产生条件反射,看到鸟窝就会去拆。一般情况下,驱鸟队队员负责寻找鸟窝,找到树上的鸟窝后向猕猴发号施令,猕猴随即上树开拆。

  新京报记者在空军某场站见到了猕猴拆鸟窝的全过程。当天上午,马俊亮牵着两只猕猴“齐天”和“子云”,来到一棵有鸟窝的树下。

  只听一声令下,猕猴蹭蹭几下便爬上十多米高的大树。站在树干上,猕猴动起双手,拿起鸟窝的树枝就往下扔。拆到一半时,猕猴稍稍有些迟疑。“快点儿!”马俊亮喊了一声,猕猴立马加快速度,将鸟窝拆得干干净净。

  整个过程只有1分多钟。据介绍,猕猴的招数不止这一招。面对鸟窝,猕猴有时还会采取晃动树枝的方法,把鸟窝上的枝叶抖落。拆完鸟窝后,驱鸟队队员会拿出玉米粒等食物作为奖赏。

  马俊亮说,驱鸟队一共有5只猕猴,每只一天大概能拆12个鸟窝。一般情况下,上午和下午都会带着猕猴去拆鸟窝。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猕猴在一棵树上拆完鸟窝后,会留下气味。这样的气味会对鸟类形成震慑,鸟类不会再在同一位置搭窝。

  另外,驱鸟队的猕猴都是公猴。马俊亮介绍说,用公猴拆鸟窝的一个原因是,公猴比较好动,训练起来比较方便。

  “我们探索的猕猴驱鸟方法成本低、风险小、效率高,在世界上是首创。”空军某场站政委韩兵说。

  空中巡逻

  起飞前两小时先放猎鹰

  不止是猕猴,猎鹰也是一大驱鸟利器。

  近日,在空军某场站,十只猎鹰栖居在一个棚子里。驱鸟队指导员王明智对新京报记者介绍,这些猎鹰隶属驱鸟队的猎鹰饲养班。每次飞机起飞大约两小时前,驱鸟队队员会将猎鹰放飞,以此对鸟类形成威慑,起到驱鸟作用。

  猎鹰饲养班班长马文刚右手戴着皮手套,手上蹲坐着一只猎隼,即猎鹰的一种。他演示了猎隼工作的全过程,他先大步走向一片空地,吹响手中黄铜色的鸽哨。听到鸽哨,猎隼张开翅膀,忽的飞起。与此同时,马文刚大步向前。猎隼以马文刚为中心,在方圆100米的空中来回盘旋。看到猎隼,空中的飞鸟四散而去。

  驱鸟队介绍,猎隼的主要作用是威慑鸟类,并非捕食。通常情况下,驱鸟队队员带着猎隼来到场站跑道一侧,在乘坐的车上吹响鸽哨,猎隼听到哨音后盘旋着飞向前方。

  王明智说,每天他们会放出3到4只猎鹰进行巡逻,以此来威慑鸟类,保证飞行安全。

   瞿道文1964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新京报记者 贾世煜

本新闻转载于幸运农场走势图http://www.glpjhg.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