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深山守战略导弹阵地27年 云南鲁甸地震烈士谢樵追悼会12日在昆明举行(图)

时间:17/06/19 来源:http://www.paramm.com 作者:足球导航网

  大山深处,与神剑相伴27年

  一级军士长 王传义

云南鲁甸地震烈士谢樵追悼会12日在昆明举行(图)

参加追悼会的谢樵家属 余雪彬 摄

  大雨连续下了3昼夜,带领骨干完成抢通任务后,我又主动要求留在阵地值班。深夜,双腿又开始习惯性地酸痛……我才发现,快50岁的人,真的已经不再年轻了。

  我所在的大山,是战略导弹部队的第一批阵地,由张爱萍将军亲自选址。阵地旁边,有一些无名烈士墓,有建设阵地牺牲的,也有守卫阵地倒下的。进入阵地的第一天,我就对自己说:要向长眠在大山里的战友学习,把阵地当成自己的家来守卫。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我在山里已有27年了,我也从血气方刚的“小王”变成了两鬓斑白的“老王”。

  新兵刚下连,我就被分到阵地上。阵地的发电机组和我同年出生,我学专业格外认真,为了把设备学清学透,甚至还在坑道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几年前阵地改造,老机组无法适应现代需求,只得退出现役,我把拆下的部件仔细擦拭、精心保养,算是给这个“同龄老战友”举办了一个退役仪式。

  在阵地待久了,就有了感情。2010年年底,三级军士长服役期满,我面临着走与留的问题。驻地一家公司先后15次打电话邀请我,承诺年薪10万元。那时的10万元,能解决家里不少实际困难。但我想起了曾是军人的父亲说过的一句话:“在部队学来的本领,得在部队发光发热。”最后,我决定留下来,留在山里。

  在山里这么多年,有人说我是学者,有人叫我名医,年初刚分下来的一个研究生排长,还叫我导师……这些称呼,叫得我都不敢答应。我还是喜欢他们叫我“老王”——因为我就是一个兵,战略导弹部队里最普通的一个兵。

  与阵地相伴27年,于公问心无愧,于私却有两件事觉得遗憾:一是结婚的时候,赶上有演训任务,没能给媳妇一个像样的婚礼。我想着,哪次单位举行集体婚礼,我把媳妇也接来,老夫老妻一起去凑个热闹。

泣不成声的谢樵母亲钟孙秀 余雪彬 摄

  昆明8月12日电(余雪彬)12日,在鲁甸地震中为转移受灾群众不幸遇难的战士谢樵的追悼会在昆明市殡仪馆举行,近两百名他生前所在部队的战友和自发前来的云南各地民众为烈士送了最后一程。

  3日,云南昭通鲁甸发生6.5级地震,震源深度12千米。地震发生后,谢樵生前所在的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医院紧急组织41人的应急医疗救援分队,赶赴地震灾区。

  4日上午,医疗救援分队率先进入重灾区龙头山镇光明村。谢樵与战友们一起,一路搬运抢救伤员,转移疏散群众。13时,救援队接到村民刘远玉求救:他所在的大林村被泥石流掩埋,60余人下落不明,请求救援队帮助进村搜救。救援队迅速组织力量向大林村疾进。行进途中,暴雨倾泻而下,余震不断,地震形成的堰塞湖挡住了进村唯一的道路。

  谢樵主动请缨:“我年轻,身体好,懂水性,我先来!”他脱掉外衣,向对岸游去。眼看就要游到对岸时,又一次余震突然袭来,一块块石头从山上滚落水中,激起巨大的浪花,谢樵不幸被一块石头击中,消失在水中。8日,谢樵遇险后第4天,武警云南总队打捞到一具遗体,经辨认,确定是谢樵。12日的追悼会现场,公安部边防局政治部副主任盖金东宣读批准谢樵为烈士和追记一等功的决定。

  追悼会现场,谢樵的母亲钟孙秀在两位亲属的搀扶下,放声大哭,情绪一度失控,后被家属喂服救急药品。自发前来参加追悼会的昆明市民赵刚说:“我最近一直在关注鲁甸地震的新闻报道,得知有个90后的战士为转移受灾群众不幸遇难的消息,一直很难过,今天想来为他送行。”

  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医院勤务中队队长谭莹连说三次“没想到”,他表示谢樵生前并不是特别扎眼的一个战士,但是为人勤快,且非常有担当,对他的离去始终感到震惊。

  再一个就是,当了这么多年的导弹兵,没机会按下发射按钮,亲手发射一枚导弹。不过,2年前儿子考大学时,我留了个心眼,让他考了现在的火箭军工程大学。我想,等儿子毕业了,去帮我完成这个心愿吧。

  (摘自6月17日《火箭兵报》)

  遗体告别仪式的最后,钟孙秀抱着儿子的遗像,站在棺木前,久久不愿离去,哭喊着:“谢樵宝贝,求求你再亲妈妈一下。”

  在征求家属同意后,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医院将把谢樵安葬在昆明市金宝山艺术园林生命文化园忠诚卫士英烈广场,与2010年海地地震中牺牲的云南公安边防总队三位维和烈士长眠在一起。(完)

澳门新濠天地官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