铿锵玫瑰再绽放 全明星赛或"绕开"上海

时间:17/06/19 来源:http://www.paramm.com 作者:太阳城代理

  中国女足明天就将迎来女足世界杯第三场小组赛,向16强发起冲击。如今,远在加拿大举行的这一届女足世界杯在过去一周迅速抢占国内体坛新闻头条。枫叶之国的盛夏还没到来,而世界女足女将们在这里已经迎来春天。女足大赛总奖金首次冲破千万美元关口,绿荫场上不仅“世界波”频频出现,还有越来越多高颜值球员走上了世界大舞台。赶上了好年头的世界女子足坛还缺什么吗?而期待在此次北美之旅绽放的小玫瑰们又能给中国女足带来第二春吗?

  女足的春天·有钱途

  偏居开发新区的广州国际体育演艺中心,再度成为CBA全明星赛的绚目舞台。在这座华南地区唯一按NBA标准而建的篮球馆里,万余名球迷选择了与CBA球星共度元宵夜。尽管诸多细节不尽如人意,但不可否认,从2010、2011年几近爆满的北京五棵松体育馆,到连续两年在广州实现八成左右的上座率,CBA全明星赛的“大城市计划”已取得了还算理想的效果。

  4年前,盈方(中国)公司总裁马国力提出,用6年时间在北京、上海、广州各举办两届全明星赛,通过大城市、大球馆、大市场、大服务来扩大CBA的影响力。如今,北京和广州顺利完成使命,下一站理所当然轮到上海?马国力却毫不掩饰地表露出对于全明星赛可能在申城遇冷的担忧。

  “从我个人来说,很想把全明星带去上海。梅赛德斯中心的硬件设施和管理都很好,但遗憾的是,赛事上座率通常不理想。”马国力坦言,“我们不希望这么好的场馆,到时没多少人去看,那就太冷清了。毕竟赛事主要是为观众服务,如果观众不买账,我们去干嘛?”

  收视率和奖金均创新高

  就在本届女足世界杯小组赛首轮角逐结束之后,国际足联很快公布了一组官方直播收视数据,以证明女足的关注度相比于四年前的那一届正在以几何级别提升。通过加拿大当地电视台收看揭幕战直播的观众达到了180万,这是有史以来在加拿大地区所录得关于女足世界杯的最高收视人数。至于在揭幕战加时阶段才被绝杀的一方,牺牲睡眠时间在清晨观看CCTV-5直播的中国观众达到230万人,比起四年前观看德国女足世界杯揭幕战的人数多出一倍。作为历届女足世界杯以来最大的赢家,美国女足与澳大利亚女足的小组赛吸引了330万美国观众收看直播,这是4年前美国女足在德国世界杯首度亮相时收视率的三倍以上。卫冕冠军日本女足与瑞士队的首场小组赛吸引了420万日本民众捧场,这一数据甚至超过了四年前该队在半决赛淘汰瑞典队一役。另外,英格兰女足与法国队的首轮较量在通过BBC的转播之后也有超过150万观众收看,而法国当地民众观看这场比赛的人数也与之相若,这个数据超过了四年前任何一场女足世界杯比赛在当地的收看人数。

  值得女足世界杯骄傲的绝对不止以上一组收视收据。从1991年首届女足世界杯仅吸引了一家赞助商以及零奖金,到如今的第7届,赞助商达到了12家,包括6个全球性企业以及6个本土品牌,总奖金首次冲破千万美元关口,达到了历史最高的1360万美元。这才是女足也能在国际足坛取得一席之地的铁证。从1991年的第一届到2003年的第四届,尽管女足世界杯的电视转播从无到有,而1999年在玫瑰碗上演的中美决战上座率达到9万人,美国女足也因为两度夺冠而带动了该国的足球发展,不过,这项杯赛的奖金依然是零。直到2007年重返中国的第5届,580万美元的总奖金才被正式引入;到了4年前的第6届,总奖金增加到780万美元;而来到今年,女足世界杯的总奖金终于突破千万美元,比4年前提高了接近80%。尽管,与2010年南非男足世界杯4.2亿美元以及去年巴西男足世界杯的5.76亿美元总奖金相比,女足的奖金还不值一提。但是,如果再与三大球当中的女篮以及女排世界杯相比,1360万美元俨然已是一个可以被仰视的天文数字。

  从第一届开始,女足世界杯最不缺的似乎就是现场观众。最极致的案例就是1999年7月10日在加利福尼亚州帕沙迪那的玫瑰碗体育场举行的中美大决战,包括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在内的90185名观众现场见证了美国队通过点球大战以5比4险胜中国女足。而本届世界杯的揭幕战也吸引了53058名观众入场观看,此外,拥有东道主或者美国、德国等劲旅参赛的场次,入场人数均在3万人以上。

  女足的春天·有看头

  颜值高还缺一位女球王

  本届女足世界杯的参赛球队扩军至24支,是第一届的两倍。全球参与度增加,无疑也让女足世界杯的整体水平水涨船高。尽管仅结束了两轮小组赛,但本届世界杯已经出现了好几个“世界波”,以往在男足赛场上多见的远射、精妙配合、长传绝杀,如今在女足赛场上也频繁出现。不过,在女子竞技体育领域,最赏心悦目的当然还是那些有球技也有颜值的球员,而本届世界杯并不乏这样的尤物。

  东道主加拿大队的32岁老将泽塞尔曼是该队颜值最高的球员,她拥有迷人的金发以及曼妙的上围。曾经以主力身份参加伦敦奥运会并协助加拿大队夺得一枚铜牌的她,一直是当地媒体报道的焦点。美国女足向来不缺美女,这次最让传媒关注的是甜美型的阿莱克斯·摩根。这位金发美女今年26岁,曾经参加过2011年的德国世界杯以及2012年伦敦奥运会,正值当打之年的她在美国是家喻户晓的体坛美女,高颜值甚至让她成为篮球巨星科比在个人社交网页上首批关注的运动员之一。她多次为美国的著名体育杂志拍摄泳衣写真,也曾大胆地尝试裸体彩绘。总之,摩根就是美国体坛新一代的“甜心小姐”。

  荷兰女足也是美女球员高产区,30岁的阿努克·霍亨戴克与16岁的薇薇安妮·米德玛吸引着不同年龄段的粉丝,相同的是她们均拥有一头金发以及标致的五官。相比之下,南美队伍的高颜值球员尚待开发。不过,在教练席上,厄瓜多尔女足则涌现了全球最年轻的足球世界杯主教练——年仅26岁的瓦妮莎·阿劳兹。曾经短暂当过女足运动员的她,在厄瓜多尔的足球学院深造近4年,22岁以全班第二的优异成绩毕业。她先是在国家队担任助教,之后入主U-17以及U-20女足国家队。从去年开始,25岁的她走马上任厄瓜多尔女足主教练,这比她自己的预期足足早了10年。尽管厄瓜多尔女足在本届杯赛前景堪忧,不过瓦妮莎的年轻与美貌让这支南美弱旅受到了更多的关注。她透露,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女足学校在厄瓜多尔发展起来,不久的将来她们还将迎来更多登上世界杯舞台的机会。

  如今的世界女子足坛可能赶上了最好的时代,要说还有欠缺的,那就是需要出现一个真正具有国际范跨界影响力的巨星。说起男足,公认的球王有贝利、马拉多纳,巨星如齐达内、罗纳尔多,他们都是通过世界杯登上世界足坛之巅。再看历届女足世界杯,中国的孙雯、美国的米亚·哈姆、德国的普林茨纵然曾经写下辉煌传奇,但都还未达到女球王的高度。如今在役的一批女足明星中,以巴西当家花旦马塔为首的一代核心已经垂垂老矣。本届杯赛倘若能够催生出一名球技好颜值高的未来天后,这对于女足运动的发展定必大有裨益。

  女足的春天·有奔头

  “铿锵玫瑰”

  迎来第二春

  随着世界女足春天的到来,中国女足重返世界杯大舞台也迎来再现“第二春”的良机。她们的名字还对不上号?没关系,慢慢来,等本届世界杯结束,相信这支郝伟麾下的铿锵小玫瑰当中,将有不止一个名字印在大家的脑海里。

  在中国女足奔赴加拿大之前的一个名为“期待玫瑰绽放”的出征仪式上,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张斌的一句“本来可以靠脸吃饭的,她们偏要踢足球”激起了千万球迷的好奇心,结果,当三名门将站在一起时,大家秒懂为何他对队伍的评价是“史上颜值最高”。

  年轻的中国女足没有一人拥有世界杯参赛经验,出征加拿大的25名队员中,仅两人参加过北京奥运会。这么一支几乎零大赛经验的队伍,组队之后默默地经历了27次集训的磨砺,从无声无息被当成“路人甲”,到上海门将赵丽娜、天津门将张越以及另外一名上海中后卫李佳悦因颜值引起外界关注,然后终于是本届世界杯前两场,女足姑娘们让国人看到的不仅是高颜值,更有在比赛中不屈不挠的拼劲以及过硬的基本功,令人依稀仿佛看到了1999年世界杯亚军队伍的影子。北京时间明天清晨,中国“小玫瑰”将迎来与新西兰女足的小组最后一轮生死战。只要迈过这个门槛,她们在本届世界杯上还将走得更远。中国女足的“第二春”如果能够搭上世界女足发展的顺风车,这支平均年龄仅23.5岁的“小玫瑰”或许还将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尽情绽放。

  马国力的忧心,缘于上海男篮主场始终不温不火的上座率,以及两次举办冰上活动的“惨痛”经历。“就是在梅赛德斯中心,我们做冰上活动赔了很多钱。原本我们认为在上海做冰舞项目非常合适,拿赠票进场的观众也看得不愿离席,但就是没人愿意自己买票。”马国力对上海的体育市场有些灰心,“其他赛事好像也有同样的问题。”

  上海早在1995年就举办了首届CBA全明星赛,尔后又在1997、1999和2006年三度“坐庄”。2006年在上海遇冷,CBA全明星赛一度远离大城市,在义乌、北仑等地辗转。直到2010年回到北京,才又重新走上回归大城市的发展道路。

  “全明星赛是商业化运作,要考虑盈利。谁都不愿做亏本买卖,所以在选择举办地时肯定有所考虑。”上海市篮球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孙月根直言:“跟中小城市比,上海的硬件和人才有优势,但球市一直是个问题。上海每年有很多高水平比赛和活动,哪怕是NBA中国赛,如果没有像热火这样的人气球队,恐怕也很难取得太高的关注度。”

  本专题策划 本报记者 邬恺山

  本专题撰文 本报记者 杨敏

  中国篮协与盈方当然期望将全明星赛推向更广阔的市场,因此即便预见到可能存在的问题,仍不愿轻易改变“大城市计划”的设想。“人都是这样,上去了就很难再往下走。”马国力透露,尽管已有多个城市非正式地提出申办全明星赛,但他们更倾向于将全明星留在北上广。而对于如何进一步提高赛事水准,符合大城市观众高标准的观赛需求,马国力也只能略有无奈地说出:“其实我们一直在努力进步,但不可能每次都有革命性的变化,因为格式已经存在了,只能在现有的格式下寻求变化……”

  (谷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