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别徐翔概念赤天化 三季度逾200万户小散出走

时间:17/05/27 来源:http://www.paramm.com 作者:太阳城代理

  在徐翔母亲郑素贞参与的定增预案被否,导致募集资金近26亿元泡汤之后,临近年尾,业绩不佳的赤天化开启了自救保壳模式。12月1日晚间,赤天化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审议通过三份议案,其中包括出售两项资产,意在实现扭亏,避免摘星戴帽。

  出售优质资产股权

其中,部分国有大行三季度末股东人数环比降幅超过三成

  昨日晚间,赤天化发布了《关于公司拟转让所持深圳高特佳 15.4083%股权的议案》、《关于公司拟出售闲置固定资产的议案》、《关于拟对全资子公司桐梓化工增资的议案》。

  其中,第一份议案引起了投资者的关注。据了解,深圳高特佳可谓是赤天化投资的一项优质资产。据赤天化披露,公司于2001年投资4000万元参股深圳高特佳,目前公司持股比例为15.4083%。深圳搞特价的经营范围主要是:对高新技术产业和其他技术创新企业直接投资;受托管理和经营其他创业投资公司的创业资本;投资咨询业务;直接投资或参与企业孵化器的建设。目前,深圳高特佳是创业板上市公司博雅生物的大股东。

  赤天化介绍,因考虑到博雅生物股权是深圳高特佳持有的重大资产,深圳高特佳实际持有博雅生物限售股数量为3992.32万股,深圳高特佳股东全部权益的评估值将为164459.85万元,则公司持有深圳高特佳15.4083%股权的评估价值为25340.47万元。据了解,上述股权评估的股价是“基准日最近20交易日剔除除权除息因素后的均价”。

  然而,据记者了解,博雅生物2015年半年报显示,深圳高特佳持有上市公司限售股3992.23万股。博雅生物半年报中推出了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0股的分红方案,在送股完成之后,深圳高特佳持有博雅生物7984.6418万限售股。按照博雅生物12月1日的收盘价38.97元/股计算,深圳高特佳持有的博雅生物股份市值约为31.16亿元。按此计算,持有深圳高特佳15.4083%股权的评估价值应该约4.6亿元。

  为何两种方式算出来的价格差别如此大?按照赤天化的说法,由于深圳高特佳持有的博雅生物股份为限售股份,在出售时会有一定的折扣,其中限制流通折扣率为41.64%,医药制造业股权大宗交易折扣率为6.4%。如此算下来,这意味着赤天化将间接持有的博雅生物股份以不到六折的价格出售。

  博雅生物2012年3月份实现上市。根据博雅生物的招股说明书,公司控股股东深圳市高特佳集团出具的《承诺函》:自公司股票上市之日起六十个月内,不转让或者委托他人管理本公司直接持有的公司公开发行股票前已发行的股份,也不由博雅生物回购其直接持有的公司公开发行股票前已发行的股份。这意味着2017年深圳市高特佳持有的博雅生物股份就能解禁。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转让限售股权并不一定折价转让,除非公司对资金的需求特别大。

  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除了出售持有的深圳高特佳的股权,赤天化还拟以不低于评估值的价格对闲置的大颗粒尿素生产装置进行对外出售。分析人士认为,这也显示了公司保壳的迫切心理。

  据同花顺数据,2012年至2014年,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赤天化的净利润一直为亏损。而今年前三季度,赤天化实现营业收入23.06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2亿元,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公司的净利润为-1.55亿元。

  对于出售深圳高特佳的股权,赤天化表示,随着公司桐梓煤化工项目的顺利投产与正常运营,使公司更加明确了“优化结构、做强主业”的战略发展方向。但近两年以来,因公司主导产品市场价格持续低迷,致使公司流动资金日趋紧张。选择转让深圳高特佳全部股权,通过变现收回投资,有利于及时补充公司所需流动资金,集中力量发展公司主业。更重要的是,此次股权转让事项将影响公司投资收益增加21340.47万元。如若成功转让,将对公司的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此外,赤天化表示,大颗粒尿素生产装置固定资产账面原值为5722.35万元,账面净值248.24万元,变现资金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编者按:在A股市场经历大幅震荡的第三季度,在电视剧“花千骨”与千股涨跌停同样喧嚣的第三季度,机构和散户对于上市银行究竟秉承了怎样的判断?又进行了怎样的操作?三季报中无疑蕴含着最佳答案。本报今日特推出“股东风向标”的专题策划,通过对于三季报中上市银行股东变化的数据分析,还原三季度机构和散户的操盘轨迹,努力寻找银行股增减持传言背后的绝对真实。

  ■本报记者 张 歆

  如果以“粉丝经济”来评判估值,上市银行今年三季度恐怕是遇到了大麻烦。

  从三季报的最新数据来看,持续了近一年的股东人数正增长在今年三季度戛然而止,且以打滑梯的速度下降,换句话说,股东人数增加在估值方面带给上市银行的“人口红利”在今年三季度消失了。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截至今年三季度末,16家上市银行合计的股东人数仅为605.11万户,而今年中期这一数值是833.31万户。三个月时间,逾228万户股东从上市银行出走,人数大致相当于去年三季度末至今年中期九个月时间里上市银行股东户数的增量。

  小散短暂回归

  身为根红苗正的大蓝筹,在价值投资理念中本该是中小投资者用来“压箱底”的上市银行,在一段长达四年的时间里一直集体面临被数以百万计的散户抛弃的尴尬局面,而这一局面改变的起点恰恰是去年三季度末。

  据《证券日报》记者此前统计,从2010年三季度末(16家上市银行上市最晚的农业银行和光大银行均于2010年三季度完成上市)至2014年三季度末的四年时间内,上市银行的股东户数由857.8万户减至599.3万户,减少了258.5万户,降幅高达43%。

  此后从去年三季度末开始,上市银行股东人数回升。截至今年中期,16家上市银行的股东合计超过833.3万户。也就是说,从去年三季度末到今年中期的九个月时间内,上市银行的股东数增长了234万人,增幅达28.1%。在这段时间内,上市银行散户股东却确实亮点频出——在中国银行今年一季报中,两位散户投资者崭露头角,其持股数量分别达到了2.45亿股和2.14亿股,按照中国银行一季度末的收盘价4.19元/股计算,两位散户的持股市值合计高达19.23亿元。不过,今年中期两位牛散已经从中国银行前十大股东中消失。《证券日报》记者查询发现,两位牛散“巧合”的在今年中期同时出现在了海南航空前十大股东中,并同步于今年三季度末从海南航空前十大股东中再度消失。

  需要注意的是,过去数年间,A股市场散户的持股时间通常远远短于机构投资者。此前的2013年年底,证监会官方微博在回应机构投资者与散户的持股时间、收益率问题时曾经表示,专业机构平均持股期限约为143个交易日,自然人平均持股期限约为44个交易日。持股市值越大的自然人,平均持股期限越长。

  第三季度快速出走

  剧情的发展总是充满了反转和出人意料。上市银行股东人数的正增长并没有在今年三季度获得持续,如果说得更明确点,小股东近三个月选择了逃离上市银行,尽管相同时间内,上市银行的主要大股东和高管、“国家队”资金都在公开增持并希望稳定军心。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截至今年三季度末,16家上市银行合计的股东人数仅为605.11万户,而今年中期这一数值是833.31万户。三个月时间,逾228万户股东从上市银行出走,人数大致相当于去年三季度末至今年中期九个月时间里上市银行股东户数的增量。目前的股东数量较去年三季度末599.3万户的“史上最低(可比口径)”也仅有一步之遥。

  其中,1家国有大行第三季度股东人数降幅更是高达36%,逾50万户股东离场;另外3家股份制银行股东人数减少的绝对值虽然仅在20万户上下,但是降幅同样超过了30%。

  从股东人数的最新排名来看,中国银行居首,其后依次是农业银行、工商银行、交通银行、建设银行、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平安银行、兴业银行、招商银行、北京银行、中信银行、浦发银行、华夏银行、宁波银行、南京银行,这一顺序与上市银行股本总数大小的排名相似但并不重合,显示出银行“股东粉丝”并不完全取决于其股本权重。

  《证券日报》记者简单梳理发现,不同于以往单纯的大盘蓝筹股这一同质化定位,如今上市银行的二级市场概念确实各具特色。除了常规的基金重仓概念、沪深300概念、低价概念等以外,交通银行头顶“深改(混改)光环”、北京银行手握“二马概念”,中国银行最具“沪港通特权”、民生和招行怀揽“增持回购计划(准确地说,应该是员工持股计划)”、中信银行独占“余额宝托管”等等。

  这些概念对二级市场的影响比较大。例如,交通银行、中国银行等大盘股数度由于二级市场对于混改的看好而放量涨停并领涨大盘;此前北京银行与腾讯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北京银行向腾讯提供意向性授信100亿元,双方将围绕京医通项目、第三方支付、集团现金管理、零售金融等领域开展业务合作。为待该合作落地,北京银行停牌两日。而去年,北京银行与小米公司合作虽然并未停牌,但是该行股票曾因此涨停。

  另外,赤天化还介绍,公司全资子公司贵州赤天化桐梓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称“桐梓化工”)自2013年1月份转入正式生产以来,通过不断加强技术攻关,使吨氨两煤消耗大幅降低,产品产量大幅增加,生产装置运行逐年趋于稳定。但因遇产品市场价格持续低迷,桐梓化工的流动资金也日趋紧张,为继续支持桐梓化工抓好生产,公司拟对桐梓化工增资10.45 亿元,即将桐梓化工借款10.45亿元转为增资。本次增资后,桐梓化工的注册资本由18亿元增至28.45亿元,有利于桐梓化工进一步优化财务结构,提升融资能力,提高盈利水平。

  沈萌表示,该做法实质上“是债转股,有助于降低企业的负债率,可以增强其银行贷款的能力”。(记者 张 敏)

  “虽然上市银行股东在三季度锐减,但是考虑到每年的第四季度是机构做账的关键时点,银行股的估值还是比较有保证的,市场不必太过悲观”,资深市场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