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光电开拓光伏下游应用受挫 刘益谦30亿举牌6家公司仍“赚”3亿

时间:17/06/03 来源:http://www.paramm.com 作者:比分直播

  如今,天龙光电公告关于30MW项目进展的描述,已从“暂停推进”变为了“终止”

  3月15日,曾经让天龙光电投资者“高兴过一阵儿”的30MW光伏电站项目,终于还是被一纸公告,宣布了“夭折”。

  点击进入行情中心

  追溯到2015年5月22日,天龙光电公告称,公司与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呼和浩特投资开发集团”)签订协议:双方将各出资1亿元,在呼和浩特设立注册资本2亿元的项目公司,并以此为投资主体,于当地投建30MW光伏电站项目。

  在当初这一消息披露后不久的2015年6月3日盘中,天龙光电股价还曾飙涨至24.12元/股的近期高位。但谁曾想,半年后的2016年1月4日,公司便披露了“关于暂停推进30MW光伏电站项目的公告”,称由于“项目投资主体变更事宜未能通过发改委批准”,截至2015年底,呼和浩特投资开发集团已将公司“支付的合作保证金与投资款全部退回”。

  如今,天龙光电公告关于30MW项目进展的描述,已从“暂停推进”变为了“终止”。而据《证券日报》记者多方了解,该项目的最终“夭折”,或许是与管理层正积极开展的“新建电源项目投资开发秩序专项监管工作”有关。

  投资主体变更未获批准

  根据天龙光电去年5月22日公告,天龙光电、呼和浩特投资开发集团协议,以双方注册成立新公司为30MW电站项目的投资主体,其中,双方各出资1亿元,分别占项目公司注册资本的50%。

  对于启动这一项目,天龙光电曾透过公告表达,“受政策支持,电站业务加快推进,公司合理利用资源,继续深入探索电站业务,增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该项目的实施有利于公司对电站业务的深入探索,对公司未来业绩形成积极影响”。

  2013年至今,受政策影响,新能源下游应用,特别是国内光伏应用市场(光伏电站、分布式光伏等)的大规模启动,令越来越多的资本嗅到了商机,纷至沓来。作为身处光伏产业上游(晶体硅设备、硅片等)的天龙光电,想必也是其中之一。

  一位光伏业界人士为《证券日报》记者算了笔账:在内蒙古建设一个30MW规模的地面电站EPC总包价大约为1.95亿元,如果满发4000万度/年,大概可以实现12%的年收益率。“这个项目的收益率水平,在业界还是不错的。”

  2016年1月4日,天龙光电披露,在协议签订后,双方依照内蒙古沙尔沁镇的光伏电站建设规划,共同办理电站建设所需土地租赁等事宜,并且向当地发改委申请将光伏电站项目的投资主体由呼和浩特投资开发集团变更为双方共同组建的项目公司。但由于项目投资主体变更事宜未能通过发改委批准,导致项目公司未能组建,30MW电站项目不能以合作的形式继续推进。

  所幸,就这一变故,双方曾在此前协议中约定:若项目公司在4个月内未完成设立,双方将终止合作,且乙方应在双方确认终止合作之日起2个工作日内,将甲方的全部投资款退至甲方指定的账户。而截至2015年底,天龙光电支付的合作保证金与投资款已被全部退回。

  双方涉嫌“路条”买卖

  如今回头看看天龙光电30MW项目“夭折”的原因,恐怕与其去年5月22日公告中的一项内容有关。

  根据相关公告,双方约定,在项目公司筹划和设立阶段,由呼和浩特投资开发集团负责政府关系的协调,协助完成已通过审批的30MW电站项目,项目公司登记注册领取营业执照等事宜。与此同时,公告表明,彼时“相应的电站项目已由乙方(呼和浩特投资开发集团)进行上报并通过了审批,目前正在备案过程中。”

  上述光伏业界人士向记者介绍,“光伏项目备案,必须要有完备的土地租赁合同、环评等支撑文件,并逐级上报。待备案完成后,方可进入项目开发程序。而天龙光电公告中,由呼和浩特投资开发集团上报并通过的‘审批’,应该是由市一级发改委进行,‘备案’则应该是由省一级发改委进行”。

  “但根据规定,只要项目进行备案,就不能进行投资主体变更。也就是说,政策上不允许,原来由呼和浩特投资开发集团作为投资主体的项目,变更为由天龙光电、呼和浩特投资开发集团合资成立的项目公司为投资主体。”该业界人士进一步向记者介绍。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上述变更投资主体的申请之所以没有获得批准,源于双方这一协议,存在倒卖项目开展前期工作批复文件(俗称“路条”)的嫌疑。

  早在2014年国家能源局下发了《关于开展新建电源项目投资开发秩序专项监管工作的通知》,并于当年10月份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了新建电源项目投资开发秩序专项监管工作。而今,光伏、风电项目“路条”倒卖已被国家能源局和各省、市发改委所明令禁止,唯独电站建成后的股权转让属正常的商业行为。

  新京报讯 (记者李蕾)救市在7月初启动之后,各路资本频频举牌A股公司,赚得盆钵满盈。8月24日A股罕见大跌9%,而举牌的资本依然稳赚不赔。以刘益谦的国华人寿为例,在过去一个多月中,斥资超30亿举牌6家上市公司,截至昨日收盘,依然浮赢3.2亿元。

  举牌6家公司浮赢3.2亿

  今年6月下旬,A股进入调整,一路下跌。7月初,政府打出“组合拳”宣布救市,在此背景下,资本大鳄刘益谦率先进场,以“砸10亿救市”引发广泛关注。

  刘益谦为新理益集团董事长、国华人寿实际控制人,深谙资本市场操作,自称99%的财富来自于资本市场。他在7月6日接受新京报专访时曾表示,一些股票已经跌出了机会,可以慢慢参与到市场中来。第二天他便拉开了在A股中连续举牌的大幕。

  7月7日,国华人寿通过二级市场耗资约5.5亿元,增持有研新材5762.6万股股票,增持比例达到6.86%,一举超过5%的举牌红线。

  此后,刘益谦还分别于7月8日和7月15日增持了国农科技和天宸股份,增持比例为5%,均达到举牌红线。新京报计算过,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刘益谦曾通过这三只股票浮盈近6亿元,收益率超过60%。

  刘益谦在8月通过国华人寿又先后举牌新世界、东湖高新和华鑫股份,一度赚得盆钵满盈。8月24日,A股遭遇罕见大跌“一夜回到解放前”,包括国华人寿在内的各路举牌资本持有市值亦受到较大冲击,不过依然有浮赢。

  据新京报计算,在一个半月的时间中,刘益谦为实际控制人的国华人寿先后举牌6家A股上市公司,斥资超过30亿元。截至8月24日收盘,共计浮赢3.2亿元。

  举牌主体为PE和险资

  除了国华人寿外,中科招商和前海人寿亦因频繁举牌而备受关注。据媒体统计,中科招商举牌的上市公司达到15家,斥资超过30亿元。

  根据兴业证券的数据,今年7月份产业资本增持十分明显,环比上涨近4倍,其中,有23家上市公司首次发布被举牌公告。兴业证券研究部认为,6月下旬以来的股灾引发上市公司股价回调,市值严重缩水,引发产业资本低位抢筹。举牌的主要以PE和险资为主。

  中科招商主要是偏好“壳资源”,其举牌的上市公司经营状况不佳,在二级市场股价大幅下跌的时机买入上市公司,未来进行资本运作和整合,日后可以将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改善上市公司质量。

  而险资主要是以民营为主,举牌最多的险资分别为刘益谦为实际控制人的国华人寿和前海人寿。

  ■ 延展

  全球股市、大宗商品遭重创

  新京报讯 (记者刘素宏)8月24日,不仅A股遭受重创,美股、欧股、亚洲股市以及大宗商品价格也都纷纷大跌,其中大宗物品价格创下16年来新低。

  在周一(8月24日)美股盘前,标普、纳斯达克和道琼斯股指期货均跌逾5%,触发熔断机制,目前美国三大交易所暂停交易。

  另外,8月24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盘中跌破2%,为4月份来首次。

  日本股市也遭遇罕见暴跌。日本日经225指数周一收盘重挫4.61%。此外,韩国、台湾股市作为亚洲股市的重要组成也没有逃过大跌命运,24日,韩国股市下跌2.47%,台湾股市收盘跌幅收窄至4.84%。

  据台媒报道,台湾“行政院”官员讨论通过“国安基金”或四大基金进场护盘事宜。“行政院”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四大基金及“国安基金”是否将进场护盘。

  大宗商品方面,8月24日早盘收盘,彭博大宗商品指数(Bloomberg Commodity Index)下跌1.2%,至86.79美元,是1999年以来的最低点。

  截至24日晚6点左右,原油价格为38.95美元每桶。而上周五,原油价格盘中6年半来首次跌破40美元关口,创造了1986年以来最长的8周跌势。同时,国际金价为1156美元每盎司,比上周五收盘价也有所下跌。

  有分析认为,从经济周期来看,如今大宗商品价格已经接近底部,而大宗商品见底,股市也将见底。中金所研究院赵庆明表示,大宗商品与股市走势通常呈现正相关。不过,他否认了大宗商品即将见底的说法,因为中国及新兴市场是大宗商品的主要买家,而新兴市场经济整体仍低迷,很可能尚未触底。

  ■ 释疑

  金融危机来了?“有点夸大”

  随着全球股市、债市、汇市以及大宗商品市场急剧调整,对于“金融危机卷土重来”的言论甚嚣尘上,“大V”史玉柱在微博上称,“近期全球股市大跌,各国货币大贬,典型的全球金融危机。”不过有观点认为,虽然目前市场和亚洲金融危机确实有点类似,但有点夸大了。

  “个别高负债的国家可能受冲击”

  对于金融危机即将到来的说法,方正证券策略统筹、高级研究员胡国鹏表示,目前市场和亚洲金融危机确实有点类似,但有点夸大了。个别高负债的国家可能受到冲击,但泰国、韩国这些当时的危机重灾区不会重蹈覆辙。

  “这不仅是因为冲击面没有当时那么广泛,而且当时那些新兴国家发生危机的原因,比如外债沉重、外汇储备少等困境都已经发生很大改善,现在的美国经济也没有当时那么强劲,美元也不是特别强势”,胡国鹏说。

  兴业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忆东也认为,市场对于美联储加息的预期过度反应了,东亚新兴国家拥有足够的外汇储备且外债规模稳定,有足够的“安全垫”应对流动性危机,酿成系统性危机的概率不大。

  分析称中国面临的金融风险的确存在

  不过,专家也指出,中国所面临的金融风险的确存在。

  方正证券策略统筹、高级研究员胡国鹏表示,首先,在4万亿投资之后,企业、政府和金融部门都在加杠杆,宏观经济面临强势美元以及资本流出的威胁;第二,券商存在风险,如果股市持续下跌,那么他们已经投入的上千亿救市资金和规模上万亿元的两融业务都隐患重重;第三,银行也将受到间接冲击,如配资业务、担保业务等,但银行的风险敞口更多的是在实体经济部门而非资本市场。

  “监管层未来肯定会出台救市举措,我们目前预计沪指未来会在3000点以上到3300点之间浮动。但救市效果如何也不好说”,胡国鹏说。

  根据协议,天龙光电与呼和浩特投资开发集团一致确认各自承担己方的投入及损失,不再向对方追究违约责任和经济赔偿。且天龙光电表态,此番“不影响双方以前商定的整体合作与合作目标,若该合作方今后能获得电站项目指标,公司不排除与对方继续合作。”

  “好在,一个光伏项目中,与整体开发相比,前期开发费用显得微乎其微,这对上市公司构不成多大的损失。”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但受业绩拖累,天龙光电是否还有足够的‘锐气’去开拓下游应用市场,就不好说了”。 证券日报 记者 于 南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